白山尽染千秋画,水槽无弦万古琴。

        我与老友杨彬,十来年没有见面。这次他携带夫人,不远万里,来到美国,观赏美东地区风景。我和夫人一路陪他,先是华盛顿,感受美国历史文化;再到纽黑文参观耶鲁大学,在纽波特观赏美国镀金时代的富豪生活;然后一路向北,直赴新罕布尔(New Hampshire)赏秋,看红叶。

         本来10月中旬以后,全美东地区都是红叶季节,满山遍野的红叶,甚为壮丽。然今年秋日,气温陡然升高,烈日炎炎,热浪滚滚,红叶季节延迟,只好到更北的新罕布尔去看红叶。

         10月6日上午,从纽波特出发,过波士顿,黄昏时分抵达新罕布什尔的曼彻斯特 (Manchester)附近的希尔顿酒店入住。

         次日清晨,是个阴天,浓云低压,寒秋霜重。我们继续北行,所幸沿路枫叶开道,两边山岚叠彩,红叶挂满林间。这景致远不是我们在古诗里所吟所颂的那种”枝叶挂红”、“枫叶满阶”,而是延绵数百乃至千里,红叶漫卷,铺天盖地,整个世界都淹没在枫火之中。行驶其间,道路两边尽带黄金甲,何其壮观,何其热烈!

         自坎普顿(Campton),进入白山国家森林公园(White Mountain National Forest)。过了林肯小镇(Lincoln),转进水槽峡谷(Flume Gorge),已是满满的车辆。停车驻足,身边的白桦林已披金挂红,看上去,一辆辆坐车之上,也长满了红叶。举目四周,我们被火红的群山怀抱,脑海里陡然冒出“枫树山林聚,白山枫叶红”的诗句。


        我们沿着“黄金甲”小道走向游客中心。金黄色的枫叶排列着、簇拥着,延伸至群山,在远处变成火红一片,真可谓丹枫如火。在我眼里,金黄色的枫叶是最美的,黄深至橙,橙中泛红,像油画一般,层层叠叠的色彩。放眼望去,就像三月江南的杏林,但胜过杏黄,十分的绚丽耀眼。

        游客中心周围,小桥流水,池塘映红,木屋之上“The Flume”大字赫然在目,昭示水槽峡谷到了。

       这个时候,游客中心前的栈桥上一字型排满了游客,都是前来观赏红叶的。我们每人花费16美元购得门票,进入水槽峡谷公园。一个万类霜天竞自由的世界就在眼前!

         我们乘公园小巴来到水槽峡谷,沿着溪流向山顶而行。这水槽峡谷,狭窄悠长,坡型向上。峡谷两边是数丈高的山崖绝壁,一条清泉潺潺流下,真正一个水槽般的峡谷,巧夺天工,名副其实!

         曲折悠长的木制栈桥,寻着流水,沿着绝壁,相伴而上,一座座木制小桥架在溪流之上。一行游客,一会儿挤过两边刀削般的崖壁,一会儿穿梭在红叶铺满的山涧,心情哪个好,无以言表。

          溪水在岩石上流淌,间或豹凸崖上倾泻一汪瀑水,似薄薄一层白沙,飘逸在崖上,这景象比起尼亚拉加瀑布中的新娘面纱瀑布,更像新娘面纱。崖上红叶簇簇,飘落的瀑水,溅落在红叶铺就的岩石上,水花似五彩缤纷。好一副奇景异色!

          一会儿到了熊居岩洞(Bear Cave)。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岩洞,所有山里都可能有的那种。看着“Bear Cave”的提示牌,所有人都驻足观望,议论着里面是否有熊,有胆大的走近洞口。我不认为这里面真的有熊,可能是熊曾经呆过的地方。而且,根据我的经验,美东地区熊多,时常出没,但在人多的地方,熊会被吓跑。何况这里游客熙熙攘攘,那里还有什么熊?

        从Bear Cave转到瀑布崖上,看着色彩斑斓的树木簇拥着脚下的栈桥,相伴一汪汪瀑水飞流而下的景致,深深感受到大自然的眷爱。

          继续前行,来到峡谷池塘(The Pool)。这是一个奇特的景观,座落在峡谷深层盆底,四周绝壁断崖,崖上红叶烂漫,崖壁色彩斑斓。The Pool自然天成于25000年前的冰川时期,由山涧泉水汇集,池塘直径超过45米(150英尺),水深超过12米(40英尺)。

         过了The Pool,不远处是一所木屋式的栈桥,架在崖壁之上。这是水槽峡谷的尽头,溪水自山涧而来,从脚下流过,在岩石上翻滚而下。瞭望峡谷,两边山崖高耸,崖上彩叶迎秋,不禁想起王维的《山居秋暝》,慨然和吟:白山新雨后,美东晚来秋。满山叶泛红,清泉水槽流。①

         从这里到山顶是林间小道林中五颜六色,枫叶满径,无墨成画。一阵秋风吹过,地上的落叶迎风飘起,好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

        赤橙黄绿青蓝紫,身边满目彩叶,青绿的底色,在气温与光合的作用下,泛起赤橙黄,大赤成紫,深黄则橙,百叶七彩,相互侵染,相互映衬,形成多层次色彩,形成斑斓的彩色,犹如春天般百花齐放。

         登到山顶,放眼望去,又一幅美丽图画。举目四周,漫山红遍,层林尽染,传遍七州锦色。我们看到的不只是几行红叶树,而是无数夕阳山(王士祯)。真可谓“山天一色尽染红,艳艳林海千万里。“(自吟)遗憾的是,天不作美,这是个阴天,看不到无边的枫叶被艳阳照耀的景 象。想象中,那景象一定如同燃烧的火焰,红到天际,烈焰斑斓,灼灼其华,热烈得能让人热血沸腾。

                                                                                             山天一色尽染红,艳艳林海千万里。

         人们对红叶的喜爱已有很长的历史了。早在唐代,杜牧就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把红叶描绘得胜于“二月花”,一点儿也不过分。春天的红花虽然色彩鲜艳,但不如秋天的红色风采深沉。枫叶映霜红,满川夕阳浓。红透的枫叶,覆盖着整个山川,像一簇簇火焰,横天燃烧。

         与春天的青涩相比,秋天是成熟的季节,金黄的色彩。树叶的色彩昭示着生命的过程,经过春的翠青,夏的深绿,进化至秋的赤橙,形成一个红叶烂漫的世界。从里到外,散发出浓烈的激情,抒写着生命的诗篇。白山乃至新罕布尔,只是美东地区红叶世界的一角,或者一个缩影。它敞开胸怀,向我们展示着秋的灿烂,秋的金贵,秋的丰采,秋的美丽。

         实际上,这里呈现的是复杂的色彩,很难用一两个词语来形容,诸如漫山红遍、万紫千红、五彩缤纷、色彩斑斓,都无法穷尽这里的景色。

          白山尽染千秋画,水槽无弦万古琴。带着这美丽的景色下山,带着这复杂的色彩归程,流下一路的感慨唏嘘。

 

 

①王维《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