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总统的特朗普10月30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怼上美国宪法:他将签署行政令,推翻美国长期实施的“出生地原则”,彻底废除“落地国籍”。

          根据美国三权分立的制度,总统只拥有行政权,没有立法或释法的权力:前者属于国会,后者属于法院。要么立法者国会明确细则,要么由美国最高法院最终裁决者。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威胁使用行政命令废除出生公民权,是一种违宪的侵权行为,很可能在美国引发一场宪法斗争。

         美国宪法专家莎拉·特伯维尔直言:特朗普不是国王,不能决定什么是法律。美国乔治城宪法中心资深学者多霍诺在《华尔街日报》上表示,特朗普的表态等于说总统地位高于宪法。

         美国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保罗·瑞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态,支持政府打击非法移民,但总统“不能以行政命令废除出生公民权……作为保守派,我们拥护宪法”。共和党众议员库尔韦洛在推特上表示,出生公民权受到美国宪法保护,总统无权用行政令废除公民权利,“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能让国家更安全的移民改革,同时还需要强调美国的移民传统”。

          同样激烈的批评声也来自媒体和民间。立场保守的《旗帜周刊》编辑克里斯托在推文中写道:“大篷车难民不是对国家和宪法秩序的威胁,试图以行政令来终结出生公民权的总统才是。 “美国之音”以“特朗普意图废除出生公民权引发政治风暴。”为题报道,特朗普的计划引起美国两党议员、法界以及民众的谴责和批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中支持和反对出生公民权的比例约为2∶1。

           显然,特朗普曝出大嘴巴是违宪之举,其意在挑战国会。但是,他的底气从何而来?

           实际上,支持特朗普反移民政策大有人在。这是他赢得选举和执政的社会基础。

          支持特朗普废除出生公民权的人说:“受美国管辖”应被理解为不包括非法居留美国的人所生的小孩。还认为,这一规定已经催生出“生育旅游业”。据《纽约时报》10月31日报道,不久前纽约还发生一起华人月子中心伤人案。特朗普如果真的废除出生公民权,通过赴美生子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路将被堵死。

           美国副总统彭斯指出,美国最高法院从未就该条款是否适用于非法移民做出裁决。共和党参议员、特朗普的盟友格雷厄姆10月30日在推特上感叹:“终于有总统愿意对荒唐的出生公民权政策采取行动了”。他声称该政策是吸引非法移民的磁石,与发达国家的主流不符,需要被叫停。

          英国《金融时报》10月31日报道称,总统使用行政命令废除出生公民权很可能在美国引发一场宪法斗争,而美国最高法院将成为最终裁决者。法新社表示,修改美国宪法是个旷日持久的过程,需要国会参众两院超过2/3议员表决通过,或是由2/3的州议会发起,之后提呈给各州,并经过3/4的州议会批准,批准的方式是由国会在提案时决定。在如此烦琐的条件下,美国自建国以来,只通过了27条宪法修正案。

          既然美国联邦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中明确界定“出生地原则”,特朗普为何要用他的一纸行政令触碰宪法权威?既然发动一场修宪如此艰难,特朗普为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特朗普在打什么算盘呢?

          首先,特朗普试图借此巩固他的反移民政策。这是他大选的最大政治承诺,也是执政的核心要素。为此,他不仅敢动用军队对付中美洲移民大军,也敢于冒险触碰法律底线,甚至做他认为可以做的一切。

          还有,特朗普是个种族主义者,其反移民政策归根到底是要维持白人优势,只有保持白人优势,巩固白人社会对他的支持,就可以延续他的执政任期。

          其次,特朗普借此为日益迫近的中期选举造势。这里用他的政敌民主党的指控回答。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发表声明称,特朗普此举是为了影响中期选举,显示了共和党人疯狂地想将民众的注意力从他们攻击联邦健康保险项目等议题上转移开。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临近,美国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和威斯康辛州州长沃克(Scott Walker)和许多共和党人士一样感慨:无论怎么做,都难逃总统特朗普的影响。

         再次,特朗普意图借此引发争论,越过修宪障碍为释法造舆论。他很精明,知道修宪的困难,所以意图依法一场宪法斗争,最终让美国最高法院裁决。而美最高法院中共和党推荐的法官中占据优势。正是这一优势,在2001年大选的验票争议中做出了有利于小布什的裁决。特朗普想让历史重演!

           最后,特朗普是否在试探法律的底线。特朗普是个威权主义者,性格上胆大妄为,天马行空,我行我素,多次表达了不愿意受到权力制衡,也极不愿意接受媒体监督。所以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去试探越过法律红线,一步步蚕食立法、司法权力,最后树立起自己独一无二的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