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他接受中方要求推迟上调关税的可能性非常低。他表示中国必须接受来自美国的竞争并开放市场,他还表示如果G20期间中美元首会晤不成功,会对另外267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

          特朗普这一表态又一次逆袭世界,世界舆论疑惑:特朗普疯了吗?

        此前,特朗普亲自邀约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中美两国元首均表示将在G20阿根廷峰会期间再次会晤,就中美关系及其他重大问题深入交换意见。两国元首在通话中都表示,中美关系保持健康稳定发展非常重要,要推动中美经贸问题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当时,新华网援引彭博社消息指出,4名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在11月底于阿根廷举行的G20峰会上与中国就贸易问题达成协议,并已经要求美国主要官员开始起草可能的条款。知情人士称,特朗普已要求高官让他们的工作人员起草一份潜在协议,在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中传出缓和信号。知情人士还表示,已有多家机构参与了协议的起草。

        事实上,在两国元首共识指导下,双方经济团队开始接触沟通,就双方关切的问题开展磋商,拟定出具体的可实施的方案。据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近日已与美国财长姆努钦通了电话,刘副总理也准备赴华盛顿与美方进行经贸谈判。商务部确认,中美双方经贸领域高层接触已经恢复,同时,工作团队正在保持密切接触,以认真落实两国元首通话达成的共识。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1月22日报道,消息人士称,北京和华盛顿目前频繁磋商,以确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会晤细节。报道说,北京和华盛顿一直小心翼翼,以免破坏“习特会”的气氛。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幅减少了有关中国的推文。自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通电话时同意举行会晤以来,特朗普再未在推特上提及与中国的贸易战。

         但就在G20阿根廷峰会在即这个关键时刻,特朗普突然又开始发飙,挥舞关税大棒指向中国,这不是公然破坏两国元首会晤气氛?是不想谈出结果吗?

         一种可能,就是特朗普压根就没有想停止贸易战,之前的惺惺作态不过是为了缓和美国中期选举的压力,缓和美国资本市场的紧绷情绪。

         另一种可能,他是继续玩弄极限施压把戏,在紧要关头转变态度,逼迫中国做出选择,妥协、让步、屈服,签下有利于美国的“城下之盟”。

          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在这里,特朗普可能有一种错觉,就是中国害怕打贸易战,急于休战,所以他可以乘人之危以图利。这里有例子佐证:美国彭博社11月23日报道,对于即将到来的习特会,特朗普11月22日在佛罗里达州的别墅对记者说:“我这辈子都在为下周与习近平的会面做准备。我已了解每个环节跟每个数据,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因为我的感觉永远是对的。”特朗普表示:“中国想跟我们达成协议,如果条件许可的话,我们会这么做。”

          联想到最近来自特朗普身边人的颇多杂音就更清楚了。

         最值得一说的是特朗普的副手对中美元首会晤预设前提。彭斯前往亚洲参加两个重要峰会之际,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称,美方对在二十国集团阿根廷峰会期间与中方达成协议敞开大门,但前提是中方在经济、军事和政治活动方面全面做出巨大改变,在美方关切的问题上做出让步。之后,这位“备胎”怒气冲冲地出席了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会议期间的发言和表态,公然引入分歧,制造矛盾,破坏了会议的和谐气氛。紧接着,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更新了对华“301调查”报告,对中国有关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等方面进行无端指责。

         这都是在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之前对中国施压。这都是为谈判铺路的惯用伎俩,是为了在谈判中获取有利地位。显然,特朗普低估了中国。其实,中方对此了然于胸。中方一再这些 “涉华消极声音”中国也不会屈服于任何压力。中方一再强调,中美经贸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的。中方愿在严肃、平等、诚信基础上,通过谈判磋商解决经贸问题。同时,我们也会坚决捍卫自身合法权益。

         显然,中美关系改善以及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经贸方案不会一帆风顺。而且,如果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将会有严重后果。美国前财长亨利·保尔森在最近举行的彭博新经济论坛演讲中指出,如果两国不能达成一个可行共识以解决当前争端,会有经济铁幕降临世界经济的风险。